h88.com|首页

重构组织管理分工模式 IT使能新型业务架构设计

工业化进程使得现代企业中的标准化作业与分工管理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成为优秀管理能力的标尺,但产生管理成效似乎正在偏离正比线,管理创新这项“建立一种新的生产函数”的命题,其答案越发不确定。与此同时,纷繁的管理方法不断出现,并在与新型信息技术相结合中得以实现并焕发光彩,随着工业互联网、“工业4.0”、《中国制造2025》等国内外一系列国家级产业升级战略的提出,使人们不得不直面这个现实:以信息技术为主导的新型工业化进程正在带来生产要素新的组合方式和新的分工模式,只有深刻认知新时期信息技术与业务运营的融合方法,才能掌控新时期管理进化步伐。

要深刻认知由传统机械化社会向信息化社会转型这一过程中科学方法与技术对管理模式的改造作用,必须关注信息技术带来的组织管理模式变化的两大特征。

信息技术应用于组织管理的第一个变化特征是使分工模式从人-人分工、人-机的体力分工扩展为人-机的体力与脑力分工甚至是人-机协作、机-机协作、物-机协作,并最终形成人类与人造设施的充分协作。机器除了能够替代人类的体力劳动外,将越来越承担起知识识别、结构化表达以及运用执行等脑力劳动工作,未来人-机-物协作的内涵将包含从最简单的信息交换到互动交流乃至由认知计算支撑的互相学习优化等不同层次,可以预见,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集成”等一系列词汇都将由时代的发展赋予新的不断深化的内涵。信息技术应用的这一特征可以说极大地拓展了人类组织管理的广度和能力及深度。

信息技术应用于组织管理的第二大变化特征就是不断消除不同对象之间的信息屏障,实现信息的充分对称,从而引发人类处理事务时信息链路的彻底优化和现实世界业务模型、流程的根本改变。这种优化的进程伴随着的是组织系统内各种要素相互关联数量的爆发式增长和不确定性的增多,同时这一进程又受组织外部客户等多重因素影响,可以说组织自身与组织之上的系统之系统(SOS)都在各自演化并相互影响。这也就是管理复杂性的真实背景,而协同能力之所以在今天的企业中得到广泛重视和强调,也是由于在这一复杂性背景下,当以专业分工无法应对整体问题时,组织不得不选取以局部破除分工界面,加大主动协同连接以应对各种状况的一个管理举措。

信息技术之于组织管理的两大变革特征使得复杂组织的全局能力特性正在成为真正的竞争能力,就如同现代信息化战场一样,部队的核心优势将表现为“其管理复杂战场和复杂性行动的能力”。在此情况下,如果说机械化时代的基本管理思想是分工理论,那么在信息化时代进行组织治理的基本管理思想就是系统论,是整体控制与动态发展理论,是难于程序化,而被机器所代替的整体架构设计方法与能力。中航工业正在大力推进的复杂组织体架构(Enterprise Architecture,EA)方法就是在信息社会进程下,应对由于信息广泛互联而产生的空前的组织管理与技术应用复杂性而产生的一项管理思想与方法。EA是技术发展与管理思想发展融合互动的又一最佳实证,它最早产生于信息技术发展,基于系统论,而又发展应用到了组织与管理领域,成为对复杂系统、复杂组织进行整体控制、指导其动态发展演进的有效方法。西方已经具有30多年EA理论、方法的发展与应用,但随着管理复杂性的提高及对架构方法优越性认可度的提升,架构方法还在非常活跃的不断发展中,当前,EA已成为战略驱动的管理变革与信息化建设中的主流支撑方法。

复杂组织体架构方法不仅是一种以能力需求为核心,将人-机-物视为一致的生产要素进行整体组合、分析的方法,更重要的是它基于本体论思想,在纷繁复杂的组织管理中,为管理者与执行者建立共识的概念认知与交流模式,进而帮助达成一致的管理逻辑与行为准则。按照EA提供的从架构设计域到解决方案域,再到物理实现域的实施路线,在每次的对接与转换中可以最大限度地为创新管理概念和释放技术潜能提供空间。举例说明,流程作为最重要的管理要素,已经直达价值实现的终端,在已有业务模型的支配下去改进流程,只能得到一个更加高效、稳定的流程;而回归到业务目标乃至战略目标本身,去思考架构、改进业务模型、重塑业务架构,会改变端到端流程的协作结构与管理模式,进而产生一个彻底不同却又更为优秀的流程,这种基于战略反思形成的架构设计正是当前管理创新的核心任务之一。

图中给出了EA中从架构域到解决方案域再到物理实现域的逻辑关系,其中包含如下三条核心内涵:一是架构域设计要以最终能力目标与需求为输入,在设计中综合考虑业务架构与IT架构的互动。同时,企业的信息化工作者应完成相应的转型,从过去获取需求直接寻求市场已有的解决方案参考转化为分解需求,形成自主的架构设计,以架构为蓝图去甄别、比较与优化解决方案设计,引领供应商完成从通用方案向组织特定方案转化的定制。二是解决方案域要与实现域分离,解决方案是包含优秀流程和先进信息技术使能的综合体,仍然属于逻辑层面的设计,是从架构设计转为详细流程设计的重要环节,并产生信息技术详细需求。三是在实现域不仅是物理建设的过程,更是架构持续治理的发生阶段,只有不断推进架构的科学治理,才能为目标的达成建立科学管理的保证环境。

当前,在架构设计方法的指导下,中航工业统一IT架构设计工作正在持续进行,其总体要求文件也即将发布全新的2.0版本,在中航工业信息化规划、智能制造规划设计等领域也正在大力推进架构方法的应用,架构方法正在成为推进重大工作筹划、设计与治理的重要支撑方法,在科学方法支撑、集团公司业务模型不断实践与提炼、信息技术深入应用等多方作用下,中航工业必将能够在新一轮信息技术引发的产业变革中占据先机,走在前列。


上一篇:“互联网_制造”趋势下自主工业软件发展重点下一篇:基于智能建模与仿真的系统架构虚拟集成技术研究